(一)前言

 大陸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日本首相野田佳彥與南韓總統李明博,於十一月十九日在印尼峇里島共同宣佈,三國將在今年底前完成「三邊投資條約」,以加速 三國協商自由貿易協定(FTA)的進度。就此三個國家的經濟規模而言,「中」日韓FTA若生效,將對全球經濟造成長遠的影響;三國的GDP佔全球的百分之 二十,貿易量佔全球的百分之十八,係繼歐盟及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整合後,全球規模第三大的自由貿易區。

 在此之前,美國白宮網站於11月13日,發佈美日高峰會談記錄指出,日本首相野田佳彥曾向歐巴馬總統表示:「日本的所有商品和服務都會在貿易自由 化談判的範圍」,以展現日本參與「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的積極態度。但是,野田首相於15日在日本國會參議院卻否認曾經說過此話,並強調日本將先 與加入TPP談判的國家協商,若有損國家利益,日本也可能不加入TPP談判。

 與此同時,日本自衛隊於10月底至11月中旬間,先與美國在日本西南海域舉行聯合軍事演習,美國航空母艦喬治華盛頓號亦參與其中;隨後,日本自衛 隊採獨立操作方式,進行「九州演習」,測試自衛隊戌守西南群島的機動能力,以落實新版「防衛計劃大綱」將防衛重心南移,固守鹿兒島到琉球間之西南群島戰 略。根據日本媒體指出,此次自衛隊演習,是為牽制中共在日本周邊海域的行動;大陸媒體則認為「九州演習」透露,日本正利用「中國威脅論」,實現軍力更大範 圍運用的基礎。

 今年10月,日本重要智庫「東京基金會」(The Tokyo Foundation),發表一份題為「日本對中國的安全戰略:在權力轉移時期的整合、平衡與嚇阻」(Japan’s Security Strategy Toward China : Integration, Balancing, and Deterrence in the Era of Power Shift)研究報告估計,中國大陸的國民生產毛額(GDP)在二○二七年時,將超過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經濟體;到二○三○年時,中國大陸的GDP將達 三十四兆六仟五佰七十七億美元,美國為二十八兆四仟一佰一十三億美元,而日本則只有八兆四仟一佰億美元(以二○一○年的匯率為基準估算);關於國防經費的 支出,中國大陸最高的估計值將達一兆零六佰七十四億五仟七佰萬美元,美國若以GDP的百分之三計算,則有八仟伍佰二十三億三仟九佰萬美元,至於日本的國防 經費以憲法規定的GDP百分之一計算,則只有八佰四十一億美元。換言之,亞太地區美「中」日三國的綜合國力消長變化,在未來的二十年間(二○一○∼二○三 ○年),將出現明顯的權力轉移,而日本對中共的安全戰略必須正視這項趨勢,並預作準備。

(二)亞太國家抉擇猶豫明顯

 近年以來,美國的戰略規劃圈針對亞太安全形勢的變化,尤其是「中國崛起」的趨勢明顯,並形成亞太主要國家面臨「親美」、「親中」、「平衡策略」, 或「自主發展」等戰略抉擇猶豫之際,已經開始規劃另一種深謀遠慮的亞太安全戰略強調,美國在面對「中國崛起」的趨勢時,最符合美國利益的策略是,運用亞太 國家減緩中國大陸發展的速度;同時,美國應將地面部隊撤離亞太地區,以避免與中共發生正面衝突,但必須保持空海一體的戰略威懾優勢;此外,美國若有必要介 入亞太地區的戰局時,最好是選擇在戰爭接近尾聲時才參與,如此既可減少人員傷亡損失,又可藉由優勢的軍力,由美國主導戰後的各項談判與政治性安排。

 目前,日本民主黨的野田內閣採取「軍事安全親美,但經濟親中」路線,希望能夠從美日軍事同盟得到安全保障,同時又可以從日「中」經貿互動獲利。但 是,歐巴馬政府為挽救其二○一二年總統大選聲勢,必須強拉日本納入由美國主導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以重振美國在亞太地區的經濟地位,並壓過 「中國東協自由貿易區」的聲勢。對於日本的野田內閣而言,其一方面要考量未來二十年,亞太地區權力轉移的客觀現實,另一方面又要依賴美日軍事同盟所提供的 協助,以處理核電廠災區的重建,同時,野田內閣還要面對日本內部龐大的農民團體,堅決反對納入美日自由貿易協定的政治壓力。就事論事,日本的野田內閣正陷 入美「中」戰略競逐形勢的抉擇困境。

 東京基金會在此刻發佈「日本對中國的安全戰略」研究報告,提出多達十五項戰略選擇方案,主要的核心思維包括:逐步與中國大陸整合、對美「中」保持 等距平衡策略,以及與美國結合強化嚇阻能量等三層戰略佈局。但是,日本戰略規劃圈內心深處卻一直存有疑慮認為,美國若積極推動「空海一體戰」策略,保持在 亞太地區的威懾力量,同時打算在戰局尾聲時才介入,以有利於主導戰後的政治安排,但卻要日本等亞太國家先面對中共強大的軍力,對日本而言是否公平?

 此外,日本對中共勢力擴張的疑懼亦日趨明顯。近一年以來,中共海軍編組艦隊經過日本海域,進入西太平洋次數已達五次。去年雙方因釣魚台撞船事件釀 成巨大外交風波,日本在中共威脅停止出口稀土下被迫讓步,更讓日本深刻體會到中共的威脅。因此,日本在今年八月間公佈的二○一一年「防衛白皮書」,首度以 「高壓姿態」形容中共處理與鄰國主權爭議水域,重申強化西南島嶼防禦,並決定將目前十六艘潛艦增加到二十二艘,同時準備增加反潛機數量、添購遠程大型運輸 機、採用美製F-35匿蹤戰鬥機,以因應中共殲二十戰機威脅。同時,日本將增加日美韓、日美澳,以及日美印度澳州四國等聯合軍事演習,以擴大軍事安全合作 的基礎與能量。

(三)結語

 整體而言,日本面臨美「中」在亞太地區,戰略競逐情勢趨向明顯之際,確實已經陷入抉擇的困境。針對日本是否要加入由美國所主導的「跨太平洋夥伴協 定」(TPP),野日佳彥首相立場反覆只是冰山一角。今後,最讓日本憂心的是,隨著中國大陸經濟成長趨勢明顯,日本與中國大陸的綜合國力差距將愈來愈大。 一旦美「中」競合關係面臨轉折時,日本的親美或親「中」戰略抉擇路線,必將牽動東亞整體的安全情勢。

 原文刊於中國國民黨中央政策委員會大陸情勢雙週報第1611期

【中央網路報】

創作者介紹

jcjin的心情筆記

jcj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