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日期:2011/10/04 05:30 (龔邦華)

中國時報【(龔邦華)】

2003年,徐加恩剛從台灣體育學院畢業。他在學校的刊物上許下願景,希望有朝一日能進入大聯盟的球隊當防護員。這個當時看來遙不可及的夢想,竟在8年之後實現了。托王建民的福,徐加恩進到棒球最高殿堂的大聯盟球隊,成為國民隊的菜鳥防護員。

外 界或許以為,徐加恩是建仔的專屬翻譯兼防護。但是徐加恩因為非常珍惜這個難得的機會,所以他把自己的工作範圍放大,他讓隊上知道,只要任何球員有需要,他 都願意提供服務。他不會等到建仔去球場才跟著去,他會比建仔先到先去打理隊上的事務,等建仔到球場,當然他就把重心放在建仔身上。

要徐加恩形容防護員的工作像什麼?他開始認真地思考起來,他說很多時候像保母,但是在重要時刻其實是扮演穿針引線,類似像橋梁一樣的角色。

這一點,他說,就是美國防護員和台灣最大的不同。在台灣,教練有最大權力,即使球員有時候有傷,但是將有命,兵莫敢不從,美國則不一樣,教練會徵詢防護員的意見,了解球員當時的體能狀況;在球員狀況有問題時,防護員就是那個在球員與球團中間扮演傳達以及溝通的角色。

而 這一部分的工作內容,外界比較無從得知。因為防護員的工作雖然非常重要,但是他們是最低調的一群。球員在場上的表現如果亮眼,那是球員的功勞,教練在隊上 的帶兵如果贏球是教練的功勞,球員狀況出問題需要被診治或就醫,那是隊醫的功勞。每天跟著球員進進出出、協助他們訓練以及掌握體能狀況的防護員是最不居功 的,卻是最典型的,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一群。徐加恩雖然是菜鳥,但他曾經當過球員,所以比一般的防護員更了解球員的需要,這是他的優勢所在。

除 了當防護員,徐加恩在賽後採訪還兼當翻譯。不只如此,他等於是建仔背後的一雙眼睛,會去幫建仔注意隊上的運作、幫建仔喬牛棚的時間,讓建仔在球隊一天下來 的流程很順暢。不僅如此,他深知建仔的個性,所以有一次在記者會上幫建仔擋下私人的問題,在建仔替球迷簽名時注意不要讓他太累,在採訪建仔的記者們眼中, 徐加恩真的是建仔全天候的助手,讓建仔可以專注在投球上。

美國防護員制度建立非常健全,讀這個科系的人不在少數,通常能進到 大聯盟球隊當防護員,必須非常有經驗,所以一般都是頗有一些年紀了。徐加恩從美國加州浸信會大學防護專門科系畢業不過一年,就因為被王建民相中,進到了大 聯盟的球隊。因此問他「辛不辛苦?」這個問題似乎是問錯了。「我每天都像活在夢中一樣,妳覺得我會認為辛苦嗎?」徐加恩說。

相 信如果國民隊與建仔談妥合約,那麼徐加恩明年還是會跟著建仔留下來。他的夢不會只有短短的兩個月,他的夢隨著王建民的捲土重來,只有越做越長,也會越來越 真。雖然他不認為應該居功,但做為台灣進入大聯盟當防護員的第一人,並且協助建仔成功地復出,光這一點,徐加恩除了覺得幸運之餘,也應引以為傲。

 

創作者介紹

jcjin的心情筆記

jcj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