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日期:2009/12/31 03:26 亓樂義/台北報導

中國時報【亓樂義/台北報導】

中 國最神祕的監獄,莫過於北京小湯山附近的秦城監獄。這裡曾是國民黨高層戰犯的改造所,文革期間關押一批中共右派高層人士,文革後「四人幫」及其餘黨繫囚於 此,隨著經濟發展帶來的腐化,如今成了大陸關押貪腐高官之所。秦城監獄歷經五十年的滄桑,道盡高牆內中共政壇的風雲變化。

國共內戰結束後, 國民黨高層戰犯二百多人關押在北京德勝門外的功德林監獄。據國民黨軍統局北方區中將區長文強的回憶,某日他們被帶往秦城農場參加勞動改造,發現農場後圍起 高牆,拉上電網,裡面正蓋著房子。詢問後,帶隊的公安人員說,要修建一所「體育學院」,由蘇聯專家設計。

中共改造國民黨戰犯 非常禮遇

不久,這群戰犯移往新居,竟然就是高牆內的「體育學院」,一些偽滿要員和日本戰俘也一併關押於此。據《環球人物》調查採訪,秦城監獄的條件果然不同,牢房內有衛生間和抽水馬桶,每層樓都有淋浴設備,還配有洗衣機,甚至有專人為少將軍銜以上戰犯洗衣服。

不 過,這裡畢竟是監獄,從牢房到大門,需經過九道鐵門,因此戰犯戲稱自己為「九門提督」。毛澤東曾驕傲對美國著名作家斯諾說,大陸的監獄不同以往,它是學 校,也是工廠或農場,即指秦城監獄。為改造戰犯,中共對國民黨高層戰犯相當禮遇,直到一九七五年,國民黨高層最後一名戰犯走出秦城監獄。

文革期間,這裡共關押五百多位因「反革命」罪名的中共黨政要員,疲勞審訊,刑訊逼供如家常便飯,受刑人與親人隔絕,有的牢房四面牆壁黏著橡膠皮,防受刑人撞頭自殺,也有牢房無窗無燈,伸手不見五指,人被折磨得生死難熬,迫害程度形同明朝東廠。

四人幫囚禁日子 可看報看電視

十 年河東,十年河西。「四人幫」垮台後,其主犯和重要餘黨也關押在秦城監獄,不可一世的江青,摘下毛澤東遺孀的桂冠,改以「七六○四」號(囚犯編號)。即使 如此,她依然高傲,稍不如意就與女警衛發生口角。在廿平方公尺的牢房裡,江青被一組女兵單獨看管,伙食比一般百姓略好,她可以看報、聽廣播和看電視。

改革開放後 關押逾百貪腐高官

「四人幫」囚禁的日子還算「舒坦」。江青曾保外就醫,關押十四年後,因不堪病痛折磨最後選擇上吊自殺;王洪文也獲准保外就醫,六年後死於北京;姚文元刑滿廿年獲釋,回到上海老家一年後去世;死不認罪的張春橋最後死在秦城監獄。

大陸改革開放後,腐敗隨之而至。據統計,近十年被查處的副省(部)級以上高幹超過一百人,除八人被判處死刑,其餘大多關押在秦城監獄。如北京原市委書記陳希同、上海原市委書記陳良宇,此二人均為中央政治局委員,分別判處十六年和十八年徒刑。

除此,公安部原副部長李紀周、雲南省原省長李嘉廷、貴州原省委書記劉方仁、國土資源部原部長田鳳山、國家統計局原局長邱曉華、建行原董事長張恩照、北京原副市長劉志華等高官,均在秦城監獄服刑。由於他們身分特殊,日子相對好過,牢房配有寫字台、衛生間、坐式馬桶和洗衣機,亦可讀書看報、看電視。一般囚犯要穿囚衣,他們免穿也算一種禮遇。

外界曾流傳,一些犯法的文藝影視知名人物如劉曉慶等,也在秦城監獄度過。這些人以進過秦城而感「自豪」。知情人士說,其實他們只關在秦城監獄所屬的看守所內,他們硬說是秦城,無非想藉秦城之名抬高身價。秦城監獄不是人人能進得去,除了高官,要不然就是間諜等重要罪犯。

創作者介紹

jcjin的心情筆記

jcj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