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百年來,魔術師一直在測試並探索人類認知與注意力的極限,而神經科學家才正要開始。
撰文╱馬蒂內茲–康德(Susana Martinez-Conde)、邁克尼克(Stephen L. Macknik)
翻譯/林雅玲

重點提要

■魔術戲法常常利用暗中錯誤引導,吸引觀眾不去注意讓戲法成功的神秘「手法」。
■神經科學家正仔細研究魔術手法,學習如何把它們運用在實驗研究,特別是那些不必然根植於目前用以感知現實的意識層面。
■腦造影研究顯示,某些魔術戲法會活化一些特定的腦區。

聚光燈打在魔術師的助手身上,她身穿白色的緊身衣,就像是一座明亮而美麗的燈塔,自舞台發射光芒直達 觀眾席。神奇的湯普森(John Thompson,亦即Great Tomsoni)宣告要將她雪白的衣服變成紅色。觀眾挺身坐在椅子的邊緣,緊張地注視這位女助手,將她的影像牢牢印在他們的視網膜上。湯普森輕拍手掌,聚 光燈瞬間熄滅又馬上亮起,在觀眾眼前閃耀著火焰般的紅光:她已經被紅色覆蓋了!

哇!改變就在那一瞬間!觀眾並沒有想到,衣服的顏色是被聚光燈改變的;魔術師站在舞台邊緣,似乎正為 了他開的小玩笑而滿足。是的,他承認這是個廉價的把戲,也是他最喜歡的,他邪惡地解釋。然而你不得不承認,他真的把她的衣服連同身體都變成紅色了。但是, 原諒他吧!請再把注意力放在美麗的助手身上,他將為了下一個戲法,把燈光變回原來顏色。他再度拍掌,光線隨之變暗,接著舞台爆發出超新星般的白色光芒。但 是等一等!她的衣服真的變成紅色了!神奇的湯普森又做到了!

這個戲法和湯普森對它的解釋,揭露出深藏在觀眾大腦裡天生的神經系統處理程序,而神經科學家可以將這 些知識應用在科學研究。以下就是這個戲法的竅門:當湯普森介紹他的助手時,她白色的緊身衣即誘導觀眾認定裡面不可能藏有另一件衣服;當然,這個看似合理的 假設是錯的。而這位穿著緊身衣的迷人女性,則有助於讓觀眾的眼光投射在她的身上,他們越專注地看她,就越不可能發現地板上隱藏的機關,同時也讓他們的視網 膜神經元更適應聚光燈的亮度和顏色。

所有一切都發生在湯普森開完小玩笑後的喋喋快語之間,此時在座每位觀眾的視覺系統正經歷名為「神經適 應」(neural adaptation)的大腦處理程序。神經系統對於相同刺激的反應,會隨著時間而降低(這是經由測量相關神經元的激發速度所得),就像是刻意去忽略固定 的刺激源,以應付刺激強度改變時的訊號傳遞。當固定的刺激消失時,已經適應了的神經元會激發一個「反彈訊號」(即後放 電,afterdischarge)。 在這個例子中,被適應的刺激是佈滿紅光的衣服,而湯普森知道,觀眾的視網膜神經元在光線變暗之後的幾分之一秒內會激發反彈訊號,使觀眾在這個女人身上持續 看見紅色的後像。在這一瞬間,舞台地板上的一個暗門快速開啟,原先只用魔鬼氈輕輕固定在女助手身上的白色衣服,就被舞台下一條看不見的線迅速拉下,接著燈 光再度亮起。

還有兩個因素幫助完成這個戲法。其一是在燈光黯淡而衣服被拉下之前,舞台燈光如此明亮,以致於觀眾無 法看見快速消失於舞台下方的引線和白色衣服。當你從陽光燦爛的街道走進光線昏暗的商店,也會發生同樣的短暫視盲。另一個是,當觀眾認為表演已經結束,湯普 森才表演真正的戲法,這讓他獲得一個重要的認知優勢:觀眾的警覺性稍微放鬆了,所以不會那麼全神貫注地尋找破綻。

認識魔術的心理學

湯普森的戲法精準描述了舞台魔術的本質。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魔術師是操縱注意力和知覺的藝術家。 他們在我們察覺或者沒察覺到的任何時刻,操縱著我們注意力的焦點和強度。他們能完成這個任務,有部份原因是融合運用了令人困惑的視覺錯覺(如後像)、光學 錯覺(如煙霧和鏡子)、特殊效果(爆炸、假裝開槍、準確控制燈光明暗的時機)、靈巧的雙手、秘密裝置和機械製品(暗機關)。

但他們魔法袋裡最厲害的工具,可能是創造認知錯覺的能力。如同視覺錯覺,認知錯覺遮掩了對物理現實的 感知,不同之處則在於認知錯覺本質上不是單純發生在某個感官,而是牽涉了注意力、記憶和因果推論等高階功能。利用以上工具,熟練的魔術師可使在物理定義上 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就這樣發生了!於是「魔術」就是我們對這些事件的印象和唯一解釋。

神經科學家才剛開始追隨魔術師,利用這些技巧來控制注意力和認知,不過目標當然和魔術師不同:神經科 學家希望能了解與認知功能相關的大腦和神經元,而魔術師主要是利用認知功能的弱點來製造表演效果。但幾世紀以來,魔術師為舞台魔術發展出的技巧,也可能變 成神經科學家手上精密且強效的探測器,或許能補充並擴增原有的實驗設備。

神經科學家開始利用科學方法研究魔術,也藉此熟悉這些魔術技巧,在一些研究實例中,我們首次知道某些 技巧是如何騙過大腦。到目前為止,很多針對魔術的研究,證實了從早期實驗心理學獲得的認知和注意力的知識。也許會有人嘲笑這些努力並不值得:為什麼需要做 另一個研究來證實已經充份了解的事實?但是這些批評者並沒有考慮到研究的重要和目的:藉由研究魔術的技巧,神經科學家可以親身熟悉這些技術,日後運用在自 己的科學研究當中。事實上,假如研究人員早點探索魔術師所洞察的事,我們相信認知神經科學會進展得更快。即使是現在,魔術師大概也仍留了一手,而神經科學 家還沒有機會借用。

神經科學家希望能借用魔術技巧,學習如何設計更周延的實驗、創造更有效的認知與視覺錯覺,進而以神經 系統為基礎去探索注意力和知覺功能。這些技術不僅可以讓我們以實驗來研究聰明且高度專注的受試者的認知功能,也讓我們可以診斷並積極治療罹患特殊認知功能 缺陷的病人,這些疾病包括腦部損傷導致的注意力缺失、注意力不足過動症、阿茲海默症和其他相似的疾病。這些魔術技巧也可用來避免病人因混淆和迷失而分心, 「誘導」他們專注在治療中最重要的部份。

魔術師所使用的「錯誤引導」(mis-direction)這個常見的詞彙,是指涉轉移觀眾注意力以 使其不發現某個秘密舉動的手段。用魔術界的行話來說,錯誤引導將觀眾的注意力吸引到「效果」並遠離「手法」,而手法本身才是躲在效果背後的秘密。如果從認 知心理學借用一些詞彙,我們可以將錯誤引導分成「公開」和「暗中」兩類。如果魔術師引導觀眾的目光離開手法(也許只是要求觀眾注視一個特定的物體),這個 錯誤引導就是公開的。舉例來說,當神奇的湯普森介紹他可愛的助手時,他就是要讓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

創作者介紹

jcjin的心情筆記

jcj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