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4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聯合報╱歐陽承新/中華經濟研究院國際經濟所研究員(台北市】

廿國集團(G20)第二屆高峰會即將在倫敦召開,會前大國間的角力已如火如荼展開。歐盟與美國爆發應加強金融監管或應優先紓困的爭議;以中國為首的金磚四國力陳應啟用「特別提款權」(SDR),取代美元,作為國際準備貨幣的主張,美方強烈反對;中國支持華盛頓提議擴大國際貨幣基金(IMF)資本額的構想,不過基於權責相符原則,要求同時提高其在董事會的表決權;等此,針鋒相對的立場表白,雖然為峰會炒熱了氣氛,卻也同時預告,凡涉及大國根本利益的議題都難以取得共識。

由中俄所倡導用SDR或功能類似「超主權國」準備貨幣,取代「主權國」準備貨幣的主張,無異挑戰美元霸權,全面動搖美國國本的革命性震撼彈!

僚氣濃厚、有錢貸不出去、貸放活動固守教條的IMF,已是千瘡百孔,早應改組或歇業,至於積弱不振的美元也已喪失了作為首要準備貨幣的條件。對此,國際社會出現異聲,由來已久,並不奇怪,值得省思的是:中國為何在此時高調唱衰美元,同時有條件的支持IMF發揮應有的功能。

全球金融大海嘯爆發來,北京決策圈不斷推出擴大內需、上調出口退稅率和退稅範圍,但維持人民幣不貶值的自救措施。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和隨後劍橋大學的演說中,溫家寶總理強調面對因人禍引起的金融大海嘯,應在全球範圍內加強對銀行金融體系的監管、重建國際經濟秩序,並敦促美方維護中國所持有美債的安全。

jcj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